第1章 重生魔尊

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第51章 等待結束施定柔不知何時溜到床前,伸手奪過禁書,翻開掃視一眼,耳根一紅,驚道:“哇金來香,你?!”“這不是我的,是我從枕頭下發現的。”金來香嚇得坐起急忙解釋。施定柔看了一眼床,挑高眉毛:“哼說不定睡你這間房的客人,就在你現在坐的床上搞過?”金來香立馬起身,理了理衣領,呼吸急促,顯得尷尬極了。...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第1章 重生魔尊

魔尊千墨離,此人最不信的便是命,可他這一生卻偏偏被命運捉弄。

譬如他少年踏入修真界時,他便立誌要做一方斬妖除魔的大俠,以拯救天下蒼生為己任,可最後,他卻成為了禍害修真界的魔頭,被衆門派罵衆門派殺。

譬如他隻要這天地間能有夜眠棲身的七尺之地,八珍玉食僅取日食三餐,家人伴身邊,到最後,天底下卻無他容身之處,身邊人皆離他而去。

譬如他本想等明日天朗氣清、春暖花開時,去街上麵館吃一吃新出的羊肉掛麪,結果第二天,他就死了。

千墨離的死,從他降生在這人間的一刻,便開始被人惦記。

世間鮮有人知,這魔界魔尊,竟不是個人類,而是一個法器,還是一顆擁有無窮力量的邪珠——萬劫珠。

衆宗門告訴他:“你根本就不是人,而是一個法器,你必須獻祭自己修補邪界,這是你的歸宿,亦是你的責任。”

千墨離微微一笑,道:“去你孃的。”

正道之士皆罵他是一個破銅爛鐵鑄成的法器、一顆珠子竟還妄想有生命,自私自利,枉送天下人性命,成為千古罪人!何不乖乖回到陣法,變回法器,說不定還能成為個大英雄。

千墨離仍是微微一笑,道:“我不要。”

衆人氣結,暗中使盡各種手段要逼千墨離自殺獻祭,逼他去死,舍棄肉身回歸真身。

可這樣的計謀卻始終不得逞,反而讓千墨離愈挫愈勇,愈來愈瘋狂,誰要阻礙他活他便殺誰。

無論什麽道德仁義,什麽蒼生性命,什麽歸宿命運,都跟他沒有關係,他就是要活,不僅活,還要像個人活。

千墨離一路殺到了魔尊的位置,統治魔界,將所有魔修收歸麾下,俯首稱臣,把之前害他的人都以酷刑折磨致死,一連屠及半個宗門,血染大地,整整七天,修真界都陷入陰森恐慌中。

修真界被這位新出世的魔尊攪得天翻地覆,苦不堪言,無時無刻不在發生戰爭與廝殺。

最終衆人無可忍耐,決定所有門派一齊在荒義崖鏟除了魔尊千墨離。

千墨離死在了萬千劍刃之下,灰飛煙滅,化為天地靈氣消散無蹤,一番腥風血雨的人間才終於落下帷幕。

然而千墨離死前的聲音仍回蕩在每個人耳畔邊,令之惶恐不安。

“你們最好將我碎屍萬段,挫骨揚灰,若我的肉身還留在這世間一寸,魂魄殘留一縷,必會回來與你們算清血債!”

村莊河流旁,一個身形單薄的十五歲少年蜷縮身體躺於此,露出的麵板青紫淤血可見,突然那少年麵容扭曲猙獰,身體顫抖不已,一瞬間痛叫出聲。

“啊!!——”

千墨離剎那驚醒,坐在地上大口喘氣,腦子劇烈疼痛,未反應過來後背突然被人用力踹了一腳,整個身子摔倒在地。

“叫什麽叫,死爹嗎你!”

“我就說這小子是在裝死!”

吵雜罵咧聲在千墨離耳邊響起,千墨離擡起眼想看看是怎麽個情況,餘光瞥見一隻腳朝他頭踹過來,頭一歪輕而易舉躲開。

那踢腿的人明顯愣了愣,瞬即暴怒,又是一腳過去。

千墨離眼神一厲,擡掌直接斷了那條狗腿,然而手竟是招架不住,身體再次被踢倒,心裏一驚。

自己身體為何這麽虛弱,且竟然感受不到體內一點力量?!

頭頂上傳來陣陣蔑笑聲:“行了,今天就教訓到這,試煉即將開始我們趕緊回去準備,這可是難得一遇的百魁仙秀,聽人說祝音門的仙尊可是會來此選徒弟呢!”

千墨離腦袋砸在地上,嗡嗡震疼,隻聽得“百魁仙秀”四字,下意識心道:百魁仙秀不是幾百多年前的事了嗎。

那群人腳步聲漸漸遠離,千墨離從地上坐起,腦袋仍是陣痛不已,意識彷彿在某個地方沉睡了許久,又再次蘇醒過來,等他用手拍了拍太陽穴,疼痛減緩不少,這才擡眼看著周圍一切。

這地方莫名的熟悉,似乎是自己從小生活的村子,目光順著手臂看向全身,這具身體單薄瘦弱,還是少年身形。

忽然草叢響起聲音,千墨離立即防備警惕,眼裏露出本不該出現在一個十五歲少年身上的寒冷。

一隻兔子竄出草叢。

“兔子?怎麽會有兔子?”

話聲一落,霎時荒義崖大戰記憶全部擁入腦裏,最後停留在萬千刀劍穿透身子的那一刻。

千墨離記起來了,自己不是被衆門派圍攻殺死在了荒義崖嗎,怎麽還活著,起身走到河邊蹲下,望著水麵容貌,瞳孔一顫。

這張臉,分明是十五歲的自己。

他竟然沒有死,反而變成十五歲的模樣,還回到了故鄉,剛剛那群人,好像是他十五歲時拜入的同門師兄弟。

千墨離凝眉忖度,望著這一切,隨即一笑:“原來是惡赦幻境。”

惡赦幻境會構造出跟困鏡者現實世界一模一樣的幻象,裏麵甚至會出現熟悉的人和事物,做著跟之前完全相同的事。

看這樣子,這幻境構造的應該是自己十五歲的世界,走出幻境輕而易舉,隻是現在自己體內沒有一點力量,無法破解。

千墨離盤腿坐下,嗤笑心想:嗬,難道那群老東西將我的功力全部吸盡,就以為能永遠把我困在這裏嗎。他可不會因此妥協而獻祭。

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:“小千!小千!!”

千墨離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,見著一個婦女正揮手急匆匆跑來,待看清那婦女模樣,剎那熟悉親切感劃過心尖,那竟是從小到大一直照顧她的珍大娘。

然而隨之而來的便是震驚詫異,珍大孃的出現,恰恰證明瞭他所處在的世界並非是幻境。

無論是再厲害的幻境,在虛構的幻象裏,永遠不可能出現的事物:死去的人。

這幻境虛構的是他十五歲的世界,珍大娘在他十五歲時就被強盜殺死,他是不可能再看到珍大娘。

千墨離看著珍大娘奔來握住他的肩膀,上下細看,最後將他擁入懷裏。

“你快回家看你爺爺吧,你再不回來他要擔心死你!”

千墨離還未從發生的這一切奇怪之事緩過來,聽到爺爺,震驚道:“什麽?爺爺…爺爺他不是…他不是已經死了嗎?!”

“多虧你昨天辛辛苦苦爬了幾座山去請來大夫,今天我餵你爺爺吃下藥,總算是熬過來了,但大夫說——”

千墨離不等珍大娘說完,立刻點輕功飛起,腳重重往地上一墜,這才反應過來他現在可還隻是十五歲,一點修為功力都沒有,隻好跑著去,一路上腦子盤算醒來之後發生的所有一切。

自己十五歲的模樣,以前的同門師兄弟,死去的珍大娘,還有家裏的爺爺,所有事情交織在一起,千墨離總算明白了,他不是處在幻境,他這是重生了!

一間熟悉的草屋出現在眼前,千墨離跑進院子一把推開門,發黑的牆壁和簡單寥少的桌椅櫥櫃印入眼簾,窗戶下擺著的床榻上躺著一個瘦骨嶙峋的老人。

千墨離怔怔看著這些景物,腳步沉重,自己竟然有一天能再次回到從小到大的家,看到死去多年的唯一親人麵旁,驀地眼眶紅了。

“爺…爺爺…”

塌上老人睜開眼,擡起枯木手指向他招手,千墨離走來蹲下,雙手握住那皮包骨的溫暖手掌,抵在額上無聲流下了眼淚。

他這才真正感受到,自己重生了。

重生回到了十五歲那一年,一切都沒有變,爺爺還未去世,自己還沒有拜師踏入修真界,還沒有被衆門派追殺討伐,一切都重新開始了。

爺爺緩了口氣道:“我知道你一直有心拜入仙門,修煉法術,隻是牽掛著我,始終不肯拜師隨他們離開,百魁仙秀的日子越來越近,山上修煉的人都已經下來招募弟子了。”

千墨離聽到百魁仙秀,這才明白自己重生的時間,剛好是在他即將拜白顏畫為師、踏入修真界的那一天,而白顏畫今天便會來到村莊上的鶴林府邸招募弟子。

白顏畫是千墨離上一世的師尊,為人高傲清冷,性子淡漠,同時還是修真界萬人敬仰的仙尊,能成為仙尊的弟子,修煉之路定是前途無量,無不受人羨慕。

當時十五歲的千墨離的確是這麽想,可他沒想到這竟是噩夢的開始。

白顏畫收他為徒並非是真的因為他贏下第一名,而是因為他是邪珠,體內天生擁有一股強大的邪力——陰天血力。

此力量一直受人垂涎覬覦,白顏畫將他長期囚禁監視起來,對他百般欺辱加以控製,最後奪取陰天血力,還殘忍地挖去金丹,一掌打入無底崖。

千墨離想即,殺意湧現,既然他重生了,那麽他定要改變上一世發生的悲劇,叫那些害他的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此次試煉招募如果再次被白顏畫選中,拜其為師,必定會重蹈覆轍。

但他又必須得藉此招募機會,拜師進入祝音門修煉,否則以他現在十五歲身體一點修為能力都沒有,談何報仇。

如果能選擇拜其他人為師……

千墨離的思緒忽然被爺爺聲音拉回,見爺爺擡起手從枕頭下掏著什麽,俯身輕聲道:“怎麽了爺爺?”

那手顫抖地從枕頭下掏出一個疊得整齊的破布,慢慢開啟,一個護身符顯現在眼前。

千墨離心尖一顫,他記得這個護身符,是爺爺留給他在這世上唯一念想的東西。

這護身符也隻是一個普通的符紙,根本沒有法力,也不能驅邪,但千墨離直到魂飛魄散時仍一直戴在身上。

千墨離低下頭,讓爺爺為他戴在脖子上。

爺爺握住千墨離的手,似安下了一顆定心丸:“有它在,以後你去哪我都放心了,之前不同意你修煉,是因為在你七歲時有一個仙人曾來告訴我,你命中犯煞,是及其兇險之命,如果修煉,會落得個不得好死的下場啊。”

千墨離聞言,心裏苦笑一聲,那位仙人,算得還真是準啊。

“仙人告訴我,最好讓你一輩子當個普通人,才能平平安安過一世。”爺爺繼續道,“但我見你一直渴望進到仙門世家修煉,後來想了想,命運還是要掌握在自己手裏啊,爺爺是個將死之人,已經不能再陪著你了,你若真想去,就走吧。”

話聲落,爺爺長長嘆出一口氣,好像剛剛那話已經用盡了他全部力氣,隻闔目歇在榻上。

千墨離看著爺爺的麵容,已是病入膏肓,幽幽懸吊著一口氣,握著爺爺的手一言不發,隻安安靜靜坐著,直到他再也感受不到爺爺脈搏的跳動。

雖然重生能再一次看到死去的親人,但同時也要再看著親人死在自己眼前。

千墨離陪著爺爺好一會,才起身離開,推開門見珍大娘站在籬笆外等著他,走來拿出銅錢,托珍大娘為爺爺買個好的棺材,七日後安葬,他現在得前往鶴林府邸參加試煉,恐怕不能再回來了。

珍大娘推去銅錢,心酸地看著眼前瘦弱少年。

雖說是已到十五歲,然而千墨離常年受貧餓之苦,身形瘦小,風一吹,淩亂馬尾飄揚,發絲吹到臉上,更見臉頰消瘦,但也更顯鼻梁高挺、眉目深邃,已可窺日後佳容。

千墨離沒有再說什麽,頷首道:“謝謝你,珍大娘。”轉身之際,手指殘影一閃,銅錢已盡數在珍大娘腰帶裏。

他並不急著去往鶴林府邸,而是往另一條小路走,去解決日後殺害珍大孃的那夥強盜。

千墨離坐在樹上,腿悠閑晃著,雙眼微眯緊盯遠處漸漸走來的一夥強盜,他已在周圍佈下陣法,雖然隻有微不足道地法術,但殺掉一個凡人綽綽有餘。

很快,林深響起慘叫,千墨離看著一顆顆人頭滾落在地,心滿意足地跳下樹,解決了這一危機,珍大娘應該可以安然無恙地度過她的餘生了。

正往小路走去前往鶴林府邸,忽然身後響起一個冷靈的聲音:“這位小公子,敢問這條路可是通往鶴林府邸?”

千墨離腳步一頓,這聲音,正是他上一世師尊,白顏畫。

作者有話要說:

因本文重修過一遍,所以評論會和章節對不上,比如評論是在說25章內容,但這內容修過後在36章去了,所以會出現“文不對題”。但還是希望大家能多多評論。>_<,新人作者求鼓勵求評論求收藏求營養液求霸王票(厚臉皮),感謝您的喜歡orz

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移在高空,壓抑而低沉。眨眼間月亮被遮擋,大地變黑,修真界上空逐漸被邪魔吞噬,鋪天蓋地。“咚、咚、咚——”鼓聲敲響,穿破雲層,整個修真界被驚動,許多人沖出屋內擡頭仰望。無數邪魔化作暗色流光飛舞,在夜空中穿梭,形成一張巨大黑網,覆蓋整片蒼穹。衆修士驚恐萬分,他們很快反應過來,這是所有魔修都傾巢而出了啊!!各地四方皆有火光照映,那些都是魔修們舉起的火把,如一片熊熊火海,正浩浩蕩蕩熱熱烈烈朝他們靠過來。一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